我們在這裡住了四個晚上。

重建後的竹節寺內的客房。

新的房間、新的床、新的棉被。
夜裡很冷,需要用乾的牛糞倒進爐裡取暖。
相信我,真的沒有異味。

高原上入睡不易,
幾乎每個人都為高山症所苦,
一覺起來,就深刻的明白,何謂『頭痛欲裂』。

高山症,至今是我的惡夢。
頭痛、噁心、全身酸痛、胃痛、失眠等等,
藏民們悉心照料我們,
但是這平地人才有的毛病,我們只能自己面對。
為了避免引起更劇烈的頭痛,
每個人舉手投足都小心翼翼,
像是沒上油的機器人。

在這裡沒有自來水設備。
要洗澡的話,得請喇嘛到河邊挑水,然後燒開,再端上來。

實在不忍心。
所以,大家只有偶爾把熱水瓶裡的水,倒出來洗洗手腳。

我們,在這裡住了四天。
有生以來,第一次這麼久沒洗澡,
後來去了玉樹縣城,每個人一進旅社,就先奔浴室,痛快的梳洗一番。

很懷念那座寺廟,很懷念那裡的人們,很懷念他們的笑容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典心 的頭像
典心

典心的部落格

典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