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乾女兒的娘用電話聊天,

提到一些讓我灰心,卻又無可奈何的事,

無可奈何的事,就是無可奈何,

除非是乾脆封筆,不然跟任何人提起,都只是無用的抱怨。

但是,隔天乾女兒的娘帶著甜點來到我家,

說乾女兒的爹,聽說我心情不好,

拿錢要乾女兒的娘,開車來載我出去玩、請我去吃飯,

乾女兒的爹還自願肩負起,去接乾女兒的重責大任。

 

乾女兒的爹娘經濟並不寬裕,

甚至稱得上是手頭拮据,

為了養年幼的女兒,完全捨不得在自己身上花錢,

卻對我這麼體貼,我表面笑著,但心裡很感動~

 

我們吃了一半的甜點,

傍晚時去替娘跟爹爹作晚餐、吃飯、洗碗,

然後去公園散步運動,

租兩本漫畫回家,

坐在客廳看影集,

快樂的度過一個單身女郎之夜,沒有花用到錢錢~

乾女兒的娘一直玩到十一點才開車回家,

我隔著紗門,看著她開車離去,一邊笑著回房睡覺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典心 的頭像
典心

典心的部落格

典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