仁波切說,
從山底往上爬,
從這塊石,爬到那塊石,用雙手觸摸,
等於唸了經文萬次。

二話不說,全體扔了背包,都往上爬了。

在海拔將近四千公尺的地方爬山,格外吃力,走一小段路,就要停下來喘氣。心臟猛跳,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遍山都是類似風信子的黃花,與不知名的小白花。

這位喇嘛在終點的地方,持著念珠,笑看我們一群人。

我一邊喘氣,
一邊用顫抖的手舉起相機詢問,
他回以靦靦的一笑,
於是,就留下了這張照片。

ps,幾年過去了,我時常在想,現在的體力還能回去高原,重走一趟當初的行程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典心 的頭像
典心

典心的部落格

典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